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岸田文雄挺過最危險的時刻了?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 陶鳳 趙天舒 網編:王巍 2021-11-01

過去一年,由于深陷疫情和經濟雙雙惡化的泥沼中,日本前首相菅義偉支持率一路走低,任期止于384天。10月31日,日本時隔4年再次舉行眾議院選舉,而此時,距離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宣布解散眾議院剛剛過去17天。即便不會成為最“短命”首相,岸田文雄的危機也沒有結束,無論是極易反彈的疫情,還是在泥潭中掙扎的經濟,都懸而難決。

新華社/圖10月31日,選民在日本東京一處投票點將選票投入票箱。

選舉閃電戰

對于上任不足一月的岸田文雄而言,10月31日無疑是最危險的時刻。在當天舉行的日本第49屆眾議院選舉中,一旦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不能保住政權,岸田或淪為日本最“短命”首相。

投票結束后一小時,出口民調已經預知了結果。據日本放送協會(NHK)報道,根據投票站出口調查結果分析,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執政聯盟獲得的議席數已經肯定超過半數233席,從而將繼續執政。

為了拿下此次選舉,岸田文雄也有自己的小算盤。10月14日,就任首相僅10天后,岸田文雄便啟動了解散眾議院的程序。10月19日,眾院選舉正式公示。來自日本朝野九大黨的1051名候選人,將爭奪小選區和比例代表總計465個議席,包括289個小選區議席和176個比例代表議席。

由于眾議院從解散到選舉投計票僅17天,本次選舉也被視為“罕見的短期選戰”,創下二戰以來最短紀錄。

對此,有輿論認為岸田文雄剛上臺就宣布舉行大選,也是希望借助日本疫情趨緩的現狀,和選民對新首相還有“新鮮感”,拉一些“印象票”。

此外,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東北亞研究所所長、研究員笪志剛認為,前首相安倍晉三曾在2014年及2017年,以“短期決戰”的方式贏得眾議院大選,如此一來可能也是讓岸田希望能夠復制安倍的成功經驗。

10月30日晚,岸田在東京大井町車站進行了最后的街頭演說,其在演講中向民眾承諾并強調——“為了保障疫情下大家的生活和工作,政府將準備進一步的大型經濟對策。同時,為使生活恢復正常,將認真推進新冠應對對策。既要發展經濟,還要分配經濟成果。

不僅如此,安倍晉三也積極下場為執政黨拉票,并大打危機牌。他特別指出,如果在野的立憲民主黨取得執政權,“無疑將造成日美同盟信賴關系的喪失”。

但對手也不甘示弱。以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等為核心的在野黨,加強了對決的姿態。日本共產黨表示,“將盡全力實現政權更迭”,立憲民主黨稱,將力爭該黨所有候選人當選。

對于選舉結果,笪志剛認為,由于應對新冠疫情不力、“政治丑聞”以及安倍長期執政下實際收入減少貧富差距加大等問題,輿論和選民對日本政府和執政黨的反對也非常強烈。但聽了各黨的一些觀點主張,雖然自民黨和公明黨或許存在很多被民眾詬病的地方,但論執政能力、政策水平和管理人才,依然在在野黨之上。

疫情未知數

不論誰拿下了此次選舉,未來都將面臨諸多挑戰。各黨黨首均表示,應對新冠疫情是當前的重要課題。

目前,日本的確診人數增速有所放緩。9月30日,日本政府面向27個都道府縣的新冠緊急事態宣言和防止蔓延等重點措施在時隔約半年后全面解除。

解除后,被認證采取了一定防疫對策的餐飲店營業到晚上9點,其他則要求縮短營業時間至晚8點關門。此外,如果有新冠疫苗接種證明或檢測陰性證明,就允許放寬營業時間及上限人數。

但也有人擔心,放松對娛樂休閑場所的限制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另一波疫情加劇。東京國際衛生與福利大學公共衛生教授和田浩二對路透表示:“在經歷了這么長時間的緊急狀態后,肯定會有很多人想要外出,這可能會導致病例出現反彈。”

而隨著秋冬季節的到來,日本疫情形勢或許會再次陷入嚴峻的境地。笪志剛認為,接下來可能引發日本第6波疫情的誘因和隱憂還在。首先是年輕群體的新冠疫苗接種比例還較低,存在引發擴散的風險。

“從第5波疫情的感染比例看,喜歡到處走和活躍的年輕人的感染比例明顯上升,在日本近70%的接種比例中,年輕群體的疫苗接種率比其他年齡段低,意味著隨著冬季的到來,感染擴散在日本還有重新流行的余地。近來,北海道、沖繩等地已出現疫情反彈的征兆。” 笪志剛說道。

此外,笪志剛還指出,日本接種的疫苗多為美國的輝瑞疫苗,預防效果隨著接種時間變長會減弱。全球接種輝瑞疫苗的很多國家已出現了在接種后的一段時間內具有很高的預防感染和演變成重癥風險的效果,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效果會逐漸下降。

遼寧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李家成也認為,雖然當前日本解除了緊急狀態,但是對照之前的英國、新加坡之類解除緊急狀態的國家,后來病例數都有一種報復性的增長,日本可能也會面臨同樣的困境。

“人流量增加了之后,再加上境外輸入,可能還會引起一系列的傳播,導致日本又回到感染人數增加,又頒布緊急狀態的循環。而且日本國民對這種日本政府宣布的緊急狀態已經很疲憊了,不遵守這種緊急狀態的情況也隨處可見。”李家成進一步指出。

經濟“六重苦”

應對疫情的同時,日本經濟復蘇的重要性不言自明。當前,日本的經濟發展的確不容樂觀,日本央行年內兩次下調日本經濟增長預期,最新預測該國本財年的GDP增速只有3.4%。

此外,日本內閣府10月24日發布了今年的《經濟財政白皮書》,稱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后日本經濟所面臨的日元升值等“六重苦”問題,有部分問題仍未得到解決,并出現數字化轉型步伐滯后等新問題。

日本經濟的“六重苦”是指:日元升值、參與經濟合作協定的遲緩、過高的法人稅、勞動力市場的僵化、環境規制、電力不足成本過高。

宏觀經濟之外,國民收入與貧富差距是最為詬病的問題。民調同樣顯示,選民最關心經濟政策,其后依次為防疫措施、社會福利、育兒和少子化應對措施。34.7%的日本人說,經濟政策是他們投票時考慮的最重要因素。調查對象中,57.2%認為政府應重視經濟增長,36.3%認為應重視分配。

為了解決收入水平低下引發的消費頹靡現象,日本各行各業多次發出“企業加薪”的呼吁。然而,收入增長卻沒能在現實實現。對比之下,反而是日本企業的盈利水平不斷增加。數據顯示,今年4-6月,有將近25%日本上市公司的利潤創造了歷史新高。

岸田此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采訪時說,將轉變方向,告別“安倍經濟學”,“希望不僅是特定階層,而是讓廣泛人群提升收入,促進消費,實現經濟的良性循環”,繼而實現“新資本主義”遠景目標。

但李家成表示,岸田文雄在競選期間提的“新資本主義”,雖然要跟安倍經濟學劃清界限,但是目前他這個經濟政策還是在探討和醞釀當中,并沒有具體的計劃。

此外,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表示,“安倍經濟學”導致貧富差距固定化并加劇貧困,而岸田的構想“屬于換湯不換藥”。他主張讓富裕階層與大型企業承擔相應負擔,將收入重新分配給低收入人群。

笪志剛則指出,未來不排除岸田會從粉飾內閣出發做一些小修小補的努力,也不排除岸田內閣以增發數十萬億日元刺激對策乃至各種名目補助金來安撫民心,但真正的當務之急,即從結構上糾正日本社會貧富分化、從公平上鏟除貧富差距,岸田內閣很可能半途而廢,甚至可能不得不重新走上以增長取悅大企業等老路。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趙天舒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btnewsbgs@126.com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

男男bl在线H肉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