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收購百世入圈淘寶 極兔到底圖什么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 何倩 網編:王巍 2021-11-01

數年虧損的百世終于迎來了接盤俠。10月29日晚間,極兔速遞宣布以約68億元完成對百世集團快遞業務的收購。北京商報記者從多位從業者處獲悉,如今極兔速遞的件量正迎頭趕上同行,短期內不會與百世并網。百世成熟的網絡和團隊是極兔速遞的競爭跳板,也是其在低價打法被叫停后可選擇的最快增長通道。更為重要的是,百世所連接的還有眾多淘寶商家。從被禁止蹭網,到擊敗行業老手,極兔這只“兔子”已然進入行業深水區。尤其是在快遞企業、資方以及電商企業之間存在諸多壁壘與隔閡時,通過資本運作介入對方領地,或許是實現彎道超車的便捷方式。

北京商報

資源互補,找準空當見縫插針

“雙11”期間,北京部分極兔速遞的網點將迎來訂單高峰。一位網點負責人介紹,目前網點的快遞員達20人,日均配送量在300-400單左右,人均派送2-3個小區,預計大促期間將超過400單。“上午6點開始分揀,一天兩派,下午五六點左右能完工,主要是拼多多的包裹。”他說道。

在走訪中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部分極兔速遞網點的派費在1.3-1.5元不等,以10000元左右的薪資擴招快遞員。從2020年3月正式起網至今,極兔速遞可謂策馬狂奔。當前,其北京部分區域的網點密度與同行間的差距日益縮小。

例如在朝陽區,根據官網數據顯示,極兔速遞的網點數量達到32個,而圓通的數量為41個,中通為56個。在北京五環外的城郊區,極兔速遞的網點數量甚至超過了一些老牌快遞企業。一位居住在平谷區的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若是不在家,她通常會讓快遞員將包裹放置樓下的極兔速遞網點進行保存。

“拼多多的用戶集中在下沉市場,極兔速遞需要將這些包裹送到,所以低線市場的網點更多,另一方面由于投入成本高,鄉鎮區域還存在空白,極兔速遞正好能在同行中見縫插針。”一位資深快遞從業人士如此解釋。

不過,以資本運作吞下對手現有物流資源實現快速躍升,極兔速遞很難拒絕互聯網企業打法的誘惑。10月29日晚間,極兔速遞宣布以約68億元收購百世集團的快遞業務,看中的便是百世積累的網絡和團隊。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底,百世快遞在全國擁有87個轉運中心,超49000個末端網點。其中,以租賃為主的轉運中心、車輛資產等占多數。

與此同時,百世近幾年美股持續低迷,快遞收入逐年縮水,過得頗為煎熬。今年不僅屢屢傳出網點異常的情形,快遞量在上半年也被順豐和申通反超。財報顯示,2021年二季度,百世凈虧損為4.68億元。

獨立運作,間接攻入淘系

從目前來看,極兔速遞并不想因收購一事影響“雙11”期間的業務運轉。一位百世的快遞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據他了解,兩家品牌是獨立運作,在短期內不會進行并網行為,“雙11”期間百世仍能正常投遞。

歷史總有相似之處。以收購匯通快運加速搶占快遞市場份額的百世,或許也未曾料到11年后相似的局面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然而,被極兔速遞收入麾下能引發業內眾議,最核心的焦點仍集中在阿里、極兔速遞和拼多多的三角關系上。百世的大股東阿里,也在不斷提升權重,截至2020年底,阿里對百世的表決權提升至46.7%。

這也意味著收購百世后,極兔速遞將有望首次承接淘寶的訂單。在此之前,由于其和拼多多的曖昧關系,阿里始終未向極兔速遞開放入口,包括末端的菜鳥驛站很多也未與極兔速遞進行合作。一位在朝陽區派送的極兔快遞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據他的經歷,北京諸多菜鳥驛站不允許投放極兔的包裹,因此他通常選擇投放菜鳥快遞柜和豐巢,要么就送貨上門。

事實上,例如京東未接入申通、百世,或是菜鳥驛站、媽媽驛站不接收順豐的包裹等等,快遞與電商平臺,或是快遞品牌之間的排他性有多種因素影響。除了電商與快遞間的資本連接站隊,同行間的商業機密如面單上的客戶信息、物品內容等,也是企業們覬覦和互斥的敏感地帶。其次,由于快遞與平臺間的連帶關系,快遞時效性、穩定性是電商吸引商家、用戶的重要環節。為了平臺的整體服務質量,部分電商會優先甚至獨家與某一個快遞企業進行合作。

因此,當極兔速遞的網絡逐漸成熟,自然會渴求更多貨源,以及更多末端投遞接口。連接阿里的百世,便成為一個可突破的標的。這也意味著通達系企業將在淘寶上與極兔速遞正面交鋒。

提高占有率,擺脫低價競爭

“雙品牌運作都是策略,百世匯通最后也被更名為百世了。在快遞領域,雙品牌運作容易造成資源分散,但不排除極兔能找到一條路徑,就像OPPO和vivo一樣。”雙壹咨詢創始人龔福照認為,政策為極兔帶來很多不確定性。極兔以低價很快起量快遞業務,卻被監管部門叫停。在強調高質量發展和行業內部盈利困難的情形下,低價搶市場不再是可持續的策略,收購便成為極兔加快市占率的重要舉措。

在今年4月,極兔速遞和百世因為涉及低價傾銷被義烏郵管局點名,叫停兩者部分分撥中心。上述資深快遞從業人士表示,兩者低價的目的不同,極兔是為搶市場,而百世則是被逼無奈。“百世的業務量被同行搶走,要是沒有貨,網絡就運營不下去了,但低價又只能加劇虧損和網點動蕩。”他解釋道。

從整治低價無序競爭,到上漲0.1元派費保護快遞員權益,快遞企業正在調轉策略來適應政策環境的變化。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雙11”前,圓通和中通分別取消或調整了部分指標。例如10月1日起,圓通針對網點的升級投訴、虛假簽收、及時攬收等考核項目進行調減優化。而中通浙江省管理中心于10月底發布通告稱,取消2021年四季度業務量考核處罰。與此同時,中通官網也進行了改版,更為突出產品差異化。

“今年‘雙11’業內不想再進入無序價格戰、擴產能的惡性循環,所以開始提價,企業也希望能在旺季保利潤和股價,讓網點不再為了完成指標去低價搶客戶。預計旺季后,快遞價格也很難會像過去般跌到1元以下,會在一定的區間穩一段時間。”龔福照表示。

10月29日,據國家郵政局統計,三季度以來,受末端派費上漲和成本上升等因素影響,快遞單價呈現環比上升。其中,同城從7月的5.4元上升至9月的5.7元,異地從7月的5.5元上升至9月的5.6元,國際/港澳臺從7月的61.7元上升至9月的63.2元。從地區來看,浙江、廣東、河北、福建、河南等地均出現上漲,其中浙江快遞價格連續三個月上漲。

北京商報記者 何倩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btnewsbgs@126.com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

男男bl在线H肉视频在线观看